加盟/涨粉热线:400-1688-759

社区团购望向了星辰大海,公共卫生看向了云纸物联

2020-12-15 10:52

许多人听闻社区团购都是在疫情之后,认为他的起源地在武汉。其实不然,社区团购最早起源于2016的湖南长沙。一个小团队从在腾讯QQ卖水果开始,搭建“你我您”平台,这是一家以社区为入口,瞄准家庭消费场景的公司。

他们的路径清晰目标明确,模式在早期也非常的简单,以小区为单位去拉拢业主或者附近商店的店主成为团购“团长”。团长需要做的就是通过线上社交平台,例如微信、QQ去发布可以团购的产品。第二天将根据下单信息配送到用户手中,团中从销售额中获得推广佣金。



但是早在2016年,国内投资人的目光并没有集中在这里,2018年小小掀起了一波投资热潮,无可避免的走了一波互联网公司的路,过快的扩张和无序竞争,使得这个行业中的大部分人资金链断裂,行业从此陷入了低潮。

而自2020年的严峻趋势出现后,社区团购再一次站在了聚光灯下。吸引了大批量的资本下场,就现在所知的,已有阿里、京东、美团参与了肉搏,其中京东更是刘强东亲自成立项目组,人人都想抓住这块待开发的土地。社区团购迄今为止,已经进入了战国模式。没有成功抢占电商的企业想在这里背水一战,做成了头部电商的企业则是要扩大地盘,竞争激烈而富有戏剧性。

说回来,社区团购的本质上是零售业,可以把他理解为“在身边的淘宝”,有着双重平台的逻辑,说的通透一点就是,下单在互联网,给到商品的团长在社区。在这其中,团长的定位非常有挑战性,他们不仅仅是拉拢人群消费,更多的偏向于运营。搭建社群,引流,配货,售后等等一系列,像是入驻的淘宝店主,只不过是实体店,少了直通车也少了复杂的banner

不过,好戏不长,就在人们围观着这场如火如荼的资本战时,人民日报却发出了严厉的批评。提醒巨头们不要只在意那几捆白菜,更应该关注星辰大海。此言一出,虽然资本仍在,但是供货商先着火了,现在已有几家以卫龙为首的企业,提出严禁供货给社区团购的批文。

因为社区团购在烧钱的时候产品价格会极具优势,与之同行的还有厂家传统的供应链挑战。渐渐的你会发现,延续厂家传统的经销商们会因为销量的下降而越来越没有干劲,甚至出现转行的情况。

如果现在社区团购普通人做不了了,哪还有什么可以做,其实今年火起来的创业行业可以说是数不胜数。

从1月到12月,每月一个创业热点,但是从头到尾坚持下来的只有公共卫生行业,1月的熔喷布和11月的社区团购身边都有着公共卫生的身影。当所有人聚焦在其他商机时,公共卫生行业的蓬勃发展悄然无息,快速渗透了你我的生活之中,要说社区团购中,资本大厂争得头破血流可能也就是个不相上下,但是在公共卫生领域,云纸物联是绝对的主场。

据统计,至今中国有90%的公厕都不提供纸巾,而中国有13亿人,其需求的缺口是显而易见的。云纸用免费纸巾撬动这90%的缺口,可就是他们的免费,是最贵的。

经济学中有一个理论:当你获得某种“免费”时,你肯定在以另一种形式去支付这次“免费”所需要的成本,作为等价的交换。云纸正是利用这个巧妙地原理盈利。表面上看用户是在免费取纸,实际上他们付出了东西并不比纸本身便宜。

取纸成本对应了相应的用户成本,在现如今自媒体新媒体盛行的时代,用户的获取成本是很高的。而用户的每一次的扫码取纸,都是流量的体现,用低廉的成本,撬动用户流量池,是云纸成功的关键之一。换言之,用户与企业各取所需,对比市面上披着共享外皮的租赁经济来说,这台明黄色的设备才是真共享。

不论是社区团购,还是云纸物联,他们都为商业模型的创新提供了全新的想法,两者同样都是超大规模市场,不仅可以为科技创新提供广阔的思路,还能从而摊薄科技创新的成本,即使竞争激烈,但也反映了行业的正面形象。